宁波银行(002142.CN)

南京银行盈利能力不及旗鼓相当的宁波银行,北京地区营业利润亏损

时间:20-06-29 10:12  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
来源:全球财说

作者:王莉

出品:全球财说

注册资本增加突破百亿。

6月23日,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,该行于近日收到江苏银保监局下发的《中国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关于南京银行变更注册资本的批复》,同意其注册资本由人民币84.82亿元变更为人民币100.07亿元。

该行已于2020年4月完成非公开发行股票,共发行15.25亿股,募集资金总额116.19亿元,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使公司普通股股本增加,公司注册资本相应增加。

不良隐忧上升

南京银行是A股首批上市的两家城商行之一,其于2007年7月在上交所实现上市,另外一家上市城商行是位于浙江的宁波银行(002142)。

一江苏,一浙江。当时监管选择这两家银行作为首批上市银行自然有一定深意,自上市以来,这两家银行也没有辜负当时监管的期望,经营状况一直比较稳定,作为两个富裕省份的城商行代表经常被拿来做对比。

二者从资产规模来看基本保持旗鼓相当。2019年,南京银行总资产为1.34万亿元,宁波银行总资产为1.32万亿。

不过在体量相差无几情况下,南京银行盈利能力看起来要弱于宁波银行。2019年,南京银行实现净利润124.53亿元,同比增长12.47%;而宁波银行2019年实现净利润137.14亿元,同比增长22.6%。无论是净利润绝对值还是增幅,南京银行都要逊于宁波银行。

净利差方面南京银行也要弱于宁波银行,2019年末南京银行净利差为1.98%,宁波银行这一数据为2.41%。不过南京银行净利差水平虽然较低,但近三年来一直在保持上升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南京银行的支出成本上升压力加大。2019年该行营业支出同比增长19.12%,要高于营业收入的增幅。利息净收入2019年同比下降12.79个百分点的主要原因就是利息支出的增多,报告期内,南京银行利息支出338.56亿元,同比增加19.22亿元,增长6.02%,而同期利息收入同比仅增长3.24%。

南京银行的“主阵地”虽然在江苏,不过经营地域已经辐射到浙江、上海、北京等地,在北京的分支机构数量一直在保持增加,2019年末该行在北京已经有16家分支机构,673名员工。虽然北京的分支机构数量仅比上海少1家,但北京地区实现的营业收入占比要远低于上海地区,2019年末,南京银行上海地区营业收入在各区域占比为7.52%,而北京地区这一数据为3.88%,同时北京地区还是唯一营业利润亏损的区域,2019年末,南京银行北京地区营业利润为亏损3.28亿元。

另外,南京银行核心资本消耗较快,略显紧张。

2019年末,南京银行资本充足率的三个指标都有提升,但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.87%,水平并不高。今年一季度,该行资本消耗进一步加剧,三个指标均较上年末下降,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至8.78%。

虽然南京银行不良贷款率不及宁波银行水平低,但其不良水平在上市行中也属于偏低水平,为0.89%,仅高于宁波银行和邮储银行。

不过在当前形势下,若还要保持低不良水平比较难,南京银行不良也隐隐有上升势头。

2019年末,该行次级类贷款和可疑类贷款迁徙率都较2018年有较大幅度上升,关注类贷款迁徙率虽然较2018年微降0.06个百分点,但水平仍不低,均高于2017年的状况。今年一季度不良上升的隐忧更进一步,今年一季度该行关注类贷款较年初增长,意味着不良率上升概率加大。

图片来源:南京银行2020年一季报

逾期贷款也在增长,2019年末南京银行逾期贷款较年初增加9.17亿元,新旧贷款均有增加,其中新增贷款增加最多,数据显示,该行逾期90天以内贷款增加了5.62亿元,逾期90天以上贷款增加3.55亿元。

诉讼方面,南京银行作为原告起诉尚未判决的诉讼案件有659笔,涉及金额23.25亿元,作为被告或第三人被诉尚未判决的案件有19笔,涉及金额3.16亿元。

2天21张罚单

除了诉讼,今年南京银行罚单也惊人。

6月初,接连2天南京银行都收到了罚单,且罚单张数高达21张。

银保监官网信息显示,6月4日、6月5日,南京银行被监管部门共计开出21张罚单,累计罚款金额超过1411万元。其中,南京银行收到罚单9张,合计罚款额为752.8万元;南京银行江苏省内分行收到罚单12张,合计罚款额为658.75万元。

其被江苏银保监局列出13项违规行为,其中信贷、同业、理财等业务违规成为处罚重灾区。

具体包括:1.未将部分银行承担风险的业务纳入统一授信管理;2.同业投资资金违规用于支付土地出让金;3.同业投资资金违规用于上市公司定向增发;4.同业投资资金违规用于土地储备开发;5.违规为第三方金融机构同业投资业务提供信用担保;6.理财产品之间相互调节收益;7.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债权资产总额超过规定上限;8.面向一般个人客户销售的理财产品违规投资权益类资产;9.理财资金与自营资金未充分隔离;10.理财投资非标业务未比照自营贷款管理;11.关联方管理不全面;12.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;13.债券投资操作不规范。

在当前不良上升隐忧及罚单频繁之际,南京银行迎来外籍新任副行长。

6月19日,南京银行对外发布公告,称南京银行于近日收到江苏银保监局下发的《中国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关于杨伯豪和米乐任职资格的批复》,核准杨伯豪担任该行董事、米乐先生担任副行长的任职资格。

这两位新任人士都是外籍人士,且都是股东方法国巴黎银行代表。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米乐任职副行长的提议是在2年前就提出的,现在终获通过。

资料显示2017年12月12日南京银行召开的第八届董事会第五次会议上,即通过了米乐的副行长聘任议案。

简介显示,米乐(Miro Kolesar)系捷克国籍,1973年出生,硕士研究生学历。历任PPF集团北京代表处中国首席代表;捷信消费金融公司(天津)副董事长;西班牙对外银行中国区总裁;杭银消费金融公司(杭州)副董事长;中国欧盟商会全国执行委员会副主席;消费金融工作组全国主席;银行工作组全国副主席;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战略市场发展部主管。截至2019年末,南京银行最大股东为法国巴黎银行,其持股比例为14.87%。

从资料来看米乐在消费金融领域有颇深资历,今年3月底有消息称南京银行正在申请属于自己的消费金融牌照。2015年南京银行曾入股苏宁消费金融,有消息称南京银行对苏宁消费金融的经营情况并不太满意。

苏宁消费金融2019年经营状况不太乐观。2019年苏宁消费金融实现营收4.4亿元,同比减少40.71%,录得净利润1011.2万元,同比减少77.7%。